南湖区“大走访、大宣讲、大解放”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南湖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嘉兴要闻

黄江川为嘉兴市民“揭秘深空探测”

他曾先后任嫦娥一号卫星副总设计师、嫦娥二号卫星总设计师

2019/01/25 来源:南湖晚报 作者:记者 黄烨 通讯员 吕凌飞   摄影 吕凌飞  

  探索未知,是人类的本能。人类认识宇宙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面对浩瀚的太空,人类才更加知道自己的渺小。每当仰望星空,你看到了什么?

  1月21日,一场揭秘深空探测的讲座在市区科技城智立方举行。浙江清华柔性电子技术研究院特别邀请嫦娥探月工程的亲历者黄江川研究员为嘉兴市民带来了一场主题为“揭秘深空探测”的讲座,让嘉兴的航空航天爱好者近距离了解嫦娥探月工程。

  广阔的宇宙和渺小的地球

  这次的主讲人黄江川研究员先后任嫦娥一号卫星副总设计师、嫦娥二号卫星总设计师,现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小天体探测项目技术负责人。而让在场航空航天爱好者羡慕的是,2017年一颗小行星被命名为“黄江川星”。

  探索神秘的宇宙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梦,我们常常把自己想象成科幻小说或电影的主角,而这一次黄江川研究员为大家描绘了一个更加真实的宇宙。宇宙的空间十分广阔,我们生活的地球只是太阳系中的一颗普通行星。太阳和地球的平均距离是1亿5000万公里,嘉兴到北京的距离1200多公里,也就是说从地球去太阳一次相当于嘉兴去北京12万多次。地球放在整个宇宙看非常渺小。

  从1958年开始,全世界进行深空探测已有60年历史,在短短的60年里,已经有超过200个深空探测器发射升空,遍布整个太阳系,有2个探测器已到达太阳系边缘。其中月球探测器超过100个,火星探测器和金星探测器各约40个,实现了人类登陆月球和机器人登陆火星的壮举。

  黄江川研究员介绍,中国航天有几个里程碑性的事件,包括东方红一号发射升空、神舟五号完成载人航天飞行、嫦娥一号绕月及嫦娥工程五大系统建成等。黄江川研究员表示,中国是航天大国,却还算不上航天强国,中国的深空探测工作任重道远。

  月亮的背面到底是哪一面

  月球一向是科学家进行深空探测的起点和前哨站。中国分别于2007年、2010年、2013年发射了“嫦娥”一、二、三号飞行器。2019年1月3日,嫦娥四号探测器自主着陆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内的冯·卡门撞击坑的预选着陆区,实现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软着陆。

  嘉兴市实验小学科技城校区二年级学生王江晔是一个小天文爱好者,他家里有一台望远镜,天气状况好的时候总是和妈妈一起看看天上的月亮和星辰。一直以来,他有一个问题,书上说月亮也在自转,为什么自己每次看到的月球表面都是一样的呢?当天的讲座上,黄江川研究员亲切地为小朋友答疑解惑。

  黄江川研究员讲解道,月球绕地球公转的同时也在自转,周期都为28天,所以我们在地球上只能看到月球的一面,这面叫做月球正面,看不见的那面就叫做月球背面。也正是这个原因,月球背面一直以来是地面通讯的禁区。嫦娥四号的中继星鹊桥号于2018年5月发射升空,在地月拉格朗日L2点为嫦娥四号提供地月中继通信支持。

  下一步,探索火星

  在讲座上,记者了解到,我国明年将迎来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到时候长征五号火箭将带着我国的火星探测器,经历漫长的7个月飞行到达火星。探测器将会先环绕火星飞行,在适当的时机,与环绕器分离的着陆巡视器将进入火星大气,着陆到火星表面并释放火星车。届时,我们可能会看到火星车在火星“走起来”。

  地球与火星最近距离约为5500万公里,最远距离则超过4亿公里。这么遥远的距离,代表有无数的问题可能发生。通信问题也不容小觑,从火星发射一个信号到地球,单程就要20多分钟。通信的延时,对探测器自主探测能力要求更高。而和月球相同,火星背面通信也将受影响。

  火星探测为什么选择明年?黄江川研究员表示,受天体运行规律的影响,每26个月才有一次火星探测的有利发射时机,时机到来,就如同一扇窗户被打开,因此这个时机被称为“发射窗口”。而最近的一个发射窗口就在2020年夏天。这次任务最核心、最难的地方就是,探测器进入火星大气后气动外形和降落伞减速的过程,而且这个机会只有一次。

  无数航天人正在为深空探测事业不懈努力。闲暇的时候,不妨仰望星空,探索宇宙和未来。

标签:编辑:王昭舒

南湖新闻

更多

焦点图

镇街部门

更多

嘉兴市南湖区新闻信息中心

浙江南湖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的权利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批准文号: 浙新办[2008]16号 浙ICP备09040541号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