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五水共治 剿灭劣Ⅴ类水

我的合唱我的团【图】

2010/09/29 来源: 作者:
 

92327日,“永远的辉煌——第十二届中国老年合唱节暨第八届中国·嘉兴南湖合唱节”将在嘉兴市南湖区举行。

“如此规模的合唱节,之前的十一届都是在省会城市举行,在南湖区这样的县一级城区举行还是第一次。”说起南湖区的合唱,南湖区合唱协会主席周礼平总是抑制不住地骄傲,“在南湖区,有什么活动一出手就能在全国拿金奖、银奖,只有合唱。”

短短几年时间,嘉兴市已有合唱团200多支,其中南湖区就有128支。从80多岁的老人到10多岁的孩子,合唱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歌城”这个词,在他们心中早已不再是个虚无的概念,而是实实在在烙在了心中。

 

李永和:妻子车祸照样排练

所属合唱团:南湖合唱团

南湖合唱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1年,当时叫城区中老年合唱团,直到2005年才改为南湖合唱团。“它是嘉兴打造歌城的‘先驱部队’,就因为有了这么一支合唱团,嘉兴后来才会有那么多合唱团的故事。”作为南湖合唱团的艺术指导,周礼平对这支队伍更是充满了感情。

20046月,李永和有幸成为了南湖合唱团的一员。这对于一直寻找组织唱歌的他来说,是件颇为高兴的事。尽管没有任何报酬,但这支纯粹出于个人爱好成立的合唱团却以业余的训练取得了很多专业的荣誉,李永和由此也格外珍惜在团里的每一次排练每一次演出。

如今,说到李永和的那股认真劲,大家都会纷纷说起一件事——“他老婆出车祸差点成了植物人,可他还是坚持来排练。”

那是去年3月的某一天,李永和和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去参加合唱队的排练,可等他回家时,等待他的却是一个噩耗——老婆遭遇车祸,正躺在医院,情况十分危急。

“当时心跳停止了,血压也没了。”但李永和心里还是坚信妻子不会就这么离去,“前后出门只差半小时,怎会从此见不到面呢?”手术过后,妻子被转到了重症监护室,李永和和儿子两人日夜值班看护。而那时恰逢合唱团要参加一个省里的比赛,李永和没有和团里说明自己的情况,依然照常排练。直到过了一个多星期,合唱团的老师发现李永和唱歌精神面貌不太好,一问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当时实在太累了,没怎么睡觉,单位的工作也没落下。”李永和说在那段时间,他的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找不到一个平衡点,但合唱却可以让他放松,在没有人能帮他分担的情况下,唱歌却能为他减压,让他发泄。“另外,合唱团男声少,力量小,所以我还是坚持要来排练。”

如今,李永和的妻子恢复得不错,而他依然执着于他的合唱,“晚上电视不好看,就复习一下歌曲,中午在单位不午睡,也会看看歌谱。”李永和说他不图什么,图的就是对合唱的贡献和合唱团取得成绩时的荣誉感。

每一个合唱团的成员都和李永和一样,是冲着个人的爱好而来。嘉兴学院的盛高民在合唱团中是职务最高的,每每有人这么说起时,他就会回上一句:“大家都是学唱歌的,没有职务高低之分。”可在排练的纪律问题上,这个“高职务”却总给他不小的压力,“就是因为自己的职务,所以更要以身作则。”一般只要能脱得开身,盛高民总会按时到场排练。

今年,他还为合唱团物色了4个男声,“团里的男声资源一直比较缺,而且男同志的年龄也偏大。”因此,盛高民总是留意身边人,有合适人选便会动员。

再忙,要排练;再累,也要排练。对于他们来说,合唱已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骆铁民:扛个录音机去录音

所属合唱团:新四军合唱团

“除了睡觉他都在唱歌!”“简直唱‘疯’了!”……一说起骆铁民,新四军合唱团的团员便七嘴八舌说开了。在团里,大家都喜欢亲切地叫他“骆铁”,用副团长李晶的话说,这是简化用语。

骆铁民夫妇都是新四军合唱团的团员,骆铁民75岁,而老伴吕文超66岁。在新四军合唱团内,夫妻档、姐妹档、姐弟档随处可见,不过“骆铁”夫妇还是小有名气的。

“骆铁参加了三个合唱队,不过这次老年合唱节比赛,他坚决加入我们的队伍,可他还坚持去其他合唱队排练,目的就是为了练好歌。”副团长李晶说起骆铁民,话匣子便打开了,“凡是合唱比赛,他都要录音,不论是电视的还是现场的,现在他们家的带子都有好几叠。”

究竟是什么魔力,让骆铁民对唱歌如此着迷呢?这还得从他年轻时说起。早年他在农林局工作,具体任务便是下乡推广农业技术,“那时的农村生活比较单调,辛苦郁闷时,我常常会唱红色歌曲或是前苏联歌曲。”整整31年的下乡生活,让骆铁民和唱歌结下了不解之缘。不过,在退休前,他从未有机会接受正规的训练。

退休后,无所事事的骆铁民常去老干部活动室打牌下棋,每天一坐便是一下午。“坐得腰酸背痛,一点意思都没有。”直到经老伴介绍进入老年大学的歌咏班,他才觉得生活有了新的意义。尽管骆铁民总自嘲自己就是嗓门大,对怎么唱好不内行,可在老年大学成立合唱队时,他想也没想就参加了。

20045月,新四军合唱团成立,有了一定合唱基础的骆铁民成了第一批成员。“我从小就想参军,可偏偏没有机会,我家里姐姐妹妹都是当兵的,唯独我有些遗憾。”所以一想到能在新四军合唱团穿上军装唱歌,骆铁民心中那个激动啊。“我知道自己唱不好,所以一开始就报了小班,学习一些基本的乐理知识。”

如今对于骆铁民夫妇来说,生活的主要爱好就是唱歌。“青歌赛录音录了三四届,堆起来都有一大叠。”前两年,每回出去比赛,他都会扛个大录音机,在现场录音,“其他队的自己队的都录下来,回来听听唱得怎么样。”今年,骆铁民还特地买了支录音笔,带着轻巧多了。

至于青歌赛,骆铁民也不用再录了,老伴总是提醒他,电脑上都有。原来,去年他们还买了台电脑,如今,他们的电脑里存了700多首歌,都是最顶尖最著名的合唱曲目。“回家没事,我们就听歌,听到高兴处,会情不自禁跟着咿呀几句。”

越是爱唱,越是对合唱体会深刻,骆铁民说:“合唱是最严格的集体主义,每一个声音都要融入到集体的声音中,只有进入了角色,才更能体会其中的滋味。”

在新四军合唱团内,队员们对于合唱都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团长李晶说,有些队员带伤参加排练,不能站着唱就坐着排练;指挥老师长期感冒,但即便咳嗽着也要给大家上课;有些队员不参加比赛,却积极当起了“后勤部长”……6年时间,用他们的话说,唱出的不仅是歌声,也是“坚持”和“和谐”之音。

 

郎解:看见残疾人就想拉进团

所属团队:嘉兴市残疾人合唱团

轮椅,拐杖,错落的队伍,并不完美的歌声,台下的掌声却一直不断,那掌声,时不时都快淹没了歌声。

五年过去了,郎解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登上舞台的那番景象。“那种场面我们从来没有感受过。”在合唱结束后,郎解收到一条手机短信,“大姐,真的很感谢你把我‘骗’进了合唱队。”那是郎解的同事发给她的。

2005年,正当嘉兴的合唱团一个接一个成立时,嘉兴市肢残人协会主席戴红伟也筹划着想要创建一个残疾人合唱团。他多方打听,招兵买马,郎解便是在他去栅堰合唱团学习经验时无意间探听来的。

“一听说我也喜欢唱歌,小戴便要了联系方式,几次电话打到我所在的单位,可惜我都没接到。”眼看着离合唱团成立的时间916越来越近,戴红伟发急了,辗转找到郎解从小长大的福利院,打听到了她的住处。“他来找我时,刚好我在上班,他便把一个纸条交给了我的邻居。”

就这样曲里八拐,喜欢唱歌的郎解被拉进了合唱团,尽管不太会唱,但戴红伟一句“只要喜欢唱就行”让她宽心了很多。

郎解自己恐怕也没想到,这一唱,还唱上瘾了。“一开始我们只有18个人,那阵子,我看见残疾人就有把他拉进合唱团的冲动。”有次,郎解在马路上看到个残疾人,想也没想就上去搭讪,几句寒暄下来,还真把人拉进了合唱团。郎解所在单位的几位残疾人同事,自然也成为了她的发展对象。“可以说,他们都是被我‘骗’进去的。”原来一开始游说,同事都推说“不会唱歌”而不敢加入,于是郎解便骗他们,她已经把他们名字都报上去了,不去也不行了。没想到这招还真灵,单纯的同事在如此“胁迫”之下乖乖进了合唱团。

五年来,郎解为合唱团拉进了不少人,不论是朋友的朋友还是路遇的陌生人,只要她觉得合适,便会想尽法子弄进来。这股子热情哪来的呢?郎解的回答很简单,喜欢唱歌。但在她内心,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愿,“我想把合唱团做精,精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合唱团壮大。”如今的残疾人合唱团,总共有30多人,年龄从20多岁到50多岁都有。郎解戏说“都是些老弱病残”,可他们精神和心灵都不残疾。

“只要认真,肯定能把合唱团做好,我们相信残疾人也是行的。”比起一般的合唱团,残疾人合唱团的水平更加参差不齐,因为他们平时的社交活动没有那么丰富,很少会去KTV唱歌,也很少参与文艺活动,他们凭的就是一股子喜欢劲。

五年来,不论刮风下雨,郎解从来没有缺过课。“一开始,我去上课都是用的手摇车,一趟就是40多分钟。”前两年,郎解买了辆残疾电动车,来回方便多了。

每周日一次课,两个小时,对于郎解和合唱团的团员来说,如今这已成了他们的“大家庭”聚会,“遇到什么不开心的可以相互倾诉,说完了,开解完了,再认真练上一回歌,啥烦恼都没了。”

合唱,已经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正如残疾人合唱团副团长盛俊说的,“社会对我们的认可,是我们珍惜合唱团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合唱,也进一步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很多团员一开始上台表演都发抖,而如今无论唱歌还是主持节目都能应付自如。

“现在由合唱团还衍生出来不少其他社团,摄影、陶笛、画画……”无怪乎郎解说自己最近忙得连轴转,“这合唱,把大家的兴趣都‘合’上了。”

 

吴予婷:练的不是合唱是体力

所属合唱团:秀城实验教育集团水囡囡合唱团

孩子们对于合唱的理解自然没有大人深刻,可当他们投入合唱时,也别有一番趣味。

“我觉得合唱不是练唱歌,而是练体力的,起码练完回家倒头就会睡着。”吉水小学五(2)班的吴予婷参加合唱团两年了,她笑说自己嗓音太尖,“三年级的时候,数学课上,老师抽我回答问题,我说了还不到10个字,老师就说‘你坐下吧’,原因就是声音太尖了。”可在合唱团的团长邢如飞看来,这个“尖嗓子”的音色特别好,特别亮。

“我妈妈说我长大80%会当歌手。”吴予婷一出生抓阄抓的就是话筒,加上后天的嗓音条件,参加合唱团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虽然有时练得挺辛苦,但吴予婷还是喜欢合唱,她的理由有些搞笑,“我的肺活量比以前大大增加了,现在我一口气能数五十多层楼,而一般小朋友只能数二三十层。”

王曼霏和吴予婷一样,进合唱团两年了,她说话的声音和吴予婷的尖嗓子形成鲜明对比,沙哑中带着温和。“老爹很喜欢唱歌,潜移默化中,我也觉得唱歌挺有趣。”尽管沙哑的先天条件让王曼霏在合唱时没有太大优势,而且常常是练久了嗓子都会哑,可两年下来,她的沙哑音居然有所改进。“每回音乐课,我们班几个合唱团的同学就会特别自信,唱歌几乎是喊着唱的。”

在水囡囡合唱团,几乎每一位成员都那么喜欢唱歌,有的边做作业都会边哼哼排练的曲目,有的上厕所还不忘找找老师说的合唱时用力的那种感觉,有的洗澡还会情不自禁唱起了歌……正如团长邢如飞所说,他们都很享受唱歌带来的乐趣,“多声部的立体和声,尤其是童声的那种天籁之音,听着真的很享受,这在独唱中是没有办法体会到的。”

正是这种享受,让邢如飞觉得教学的辛苦也充满乐趣。参加合唱团的孩子,除了会弹钢琴的识谱比较快,大部分识谱能力都不够,需要老师把五线谱翻到简谱,一句一句地教。“不过一般在合唱团学了两三年的,大部分拿到谱子就能唱。”

据邢如飞介绍,水囡囡合唱团已经有15年的历史,其前身是秀城实验教育集团阳光雏鹰合唱团,96年后改成“水囡囡”合唱团。如今团里共有成员50名左右,平均年龄11岁。多年来,从水囡囡合唱团走出去的学生连邢如飞也不晓得有多少,但常常都会有学生回来听一场合唱团的排练,静静地坐在那里,享受天籁的童声。“有一回,有个学生因为有事没法过来现场听,还特意通过手机感受了一下现场氛围。”

对于走出合唱团或是正在合唱团的孩子们来说,那个50人发出的同一个声音大概是最美的。

 

                                             /记者 钟惠花  /记者 盛黎明

                                                  图片提供/戴红伟 邢如飞

记者手记:

   南湖飞歌,唱响“歌城” 。 合唱会对人能产生多大影响?也许有人会说,不就是唱唱歌热闹热闹嘛?最多去拿个什么奖,记者一开始也有这样的想法。可当记者真正走入各个合唱团,采访其中的成员时,真的有些惊讶有些始料不及,一个小小的合唱对他们产生的影响远比我们想象得深想象得多。对于他们来说,合唱早已融入了生活,当几十人的声音

合成一个声音唱出来时,他们享受的不仅是音乐,更是一种精神的盛宴、一种集体的力量。这合唱正彰显着我们这座城市的和谐与魅力。
标签:编辑:张国怡

南湖新闻

更多

焦点图

镇街部门

更多

嘉兴市南湖区新闻信息中心

浙江南湖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的权利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批准文号: 浙新办[2008]16号 浙ICP备09040541号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